当前位置:搜彩网 > 生活 > 正文

新生活不是裂变

未知 2019-08-13 11:24

  这些属于社会底层5%的人,抱团在一起,看片、抽王八、炖土豆、炸年糕,倒是把生活过得比写字楼里的精英们要温暖许多。

  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我们都能看得见空气,这个世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?”日剧《凪的新生活》的开头,旁白音做了这么一番假设。 日语中存在词组“阅读空气(空気を読む)”,意为“察言观色”。另一个带有些许古早味的网络流行词“KY”,就是“察言观色”的反义词,指一个人没点眼力见儿,不会按照当时的气氛和对方的脸色做出合适的反应。紧张的空气、凝固的空气、剑拔弩张的空气、易燃易爆炸的空气、愉悦的空气、清新的空气、带有阳光和刚洗干净被子味道的空气按这个角度来解释,你我都多少能够读懂空气,在不同场合,扮演不同的自己。 而即将迈入新生活的电视剧女主人公大岛凪亦是如此。

  女主人公的扮演者是柏林电影节影后黑木华。/《凪的新生活》28岁,在常常需要与空气打交道的空气净化器公司上班,人前总是一副乖顺的女主播扮相,无时无刻不在看别人眼色过活。 故事一开场,她就替同事背了锅——明明是两人合作完成的宣传册,同事负责的那页出了问题。领导问责时,却只有她一个人忙着鞠躬道歉。

  上班前在公司门口看到同事,凪会下意识放慢脚步,害怕与大家有过多的接触。但只要有人先发现她了,还是会笑脸迎上去打招呼。 工作时,同事只要哭喊一声好忙,她就会不自觉地做起了与自己无关的工作。 做了省钱又好吃的便当,但还是选择和同事在“欧虾类”的餐厅中聚会,生怕自己成为落单的那个。 和“塑料同事”合影,自己最丑的瞬间被定格,也无法开口阻止同事发朋友圈。

  听到别人对自己相貌上的夸奖,她也会怀疑是不是遭到了讽刺,独自在心中上演复杂又纠结的小剧场。 太过在意的旁人目光、自我形象与无法拒绝的种种请求,成为了包裹在大岛凪身旁的一汪大海。她只能看着自己在其中日渐下沉,能够赖以呼吸的空气越来越稀薄。

  而同一间公司里身为销售王牌,整日闪闪发光,人见人爱的男友我闻慎二,是她唯一的一张王牌。哪怕恋爱关系从未对外公开过,她也一直期盼着,哪天自己能和优秀的男友结婚,这种需要不断讨好别人的生活就能发生逆转。

  傲娇 哭包我闻慎二由 高桥一生出演。/《凪的新生活》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加班夜,她偶然发现自己被排除在女同事小团体之外的想象照进了现实,又恰巧撞见自己引以为傲的男友,在同事面前不假思索地数落自己。

  原来男友嫌弃起自己来,也和他做金牌销售一样能说会道。在公司走廊上,她突发过呼吸症,失去了意识。 让大岛凪真正窒息的最后一滴水,是躺在医院病床上度过了28岁生日的她,看望人数为0,只有毫无灵魂的商业短信记得这个日子。

  这一刻,大岛凪义无反顾地决定辞职,给自己放假。《凪的新生活》就是从2019年这个夏天开始的。电视剧改编自少女漫画《风平浪静的闲暇》。原来,从剧或原著的名字来看,不少网友都曾误以为这会是一碗即将落入俗套的日式清新鸡汤。 但看漫画去年年末获得“这本漫画线”女性榜的第三位,成为榜单TOP 10中最先真人化的作品。而如今剧集接近半数已播,豆瓣评分仍高悬在9.3分。我们亦能猜想得知,这新生活也并非如片名所说的那般“风平浪静”。

  人只要活着,就赖着一口空气不少人说在大岛凪身上看到了自己。 “放假”的第一天,女主卸去了以往每天早上耗时一小时的黑长直伪装,顶着一头天然爆炸卷 ,穿着最舒适的T恤,在 充 满自然风和阳光的房间中醒来。

  她充满干劲地前往图书馆,企图在一大摞鸡汤成功学书籍中找寻自己接下来的方向。日剧打光一出,任谁看了都觉得这种生活无比舒坦。但干坐了一整天,她愣是一个计划都没写下来。

  周五夜晚、年三十、正式退休的第一天,假期通常都是以兴奋与活力开始的,但倦怠期也总会迅速地随之到来。因为总沉溺在“能够通过别人测试”的恐惧中战战兢兢,不知不觉中就被各种嘈杂的声音榨干。生活早已索然无味,所以就算突然有了大把可以浪费的时间,却连自己到底想干点什么都不知道。 和凪一样,在那些不得不花精力去听各种声音,去看别人脸色的时候,我们就开始弄丢自己了。

  失去了自我,和僵尸有什么两样。/《凪的新生活》从小时候起,你就得扮演好“乖孩子”,讨好着规避责罚,并换取父母亲戚的笑脸。 长大后,你继续扮演一个“好人”。 把自己打扮成体面的人,不过于暴露,也不过分出格,这样别人也不会有过多批评。 把自己打造成大家的好朋友,随时随call随到,是朋友圈中大事小事的忠实听众,这样大家都不会讨厌你。 把自己变得整日笑脸迎人,无论是健身教练的课程推销,还是老家亲戚的个人请求,你都无法拒绝,这样骂你的人也会少一些。 把自己的互联网人格经营得异常精彩,什么美食、设计、哲学、诗人你都了解,这样24小时不离身的手机才能热闹一些。

  但这样做的大岛凪是不被爱的。 因为没有再多的精力找寻自己的兴趣爱好,她分分钟是一个话题终结者,无法给发言人任何的回应,谈何“最好的倾听者”? 因为自己努力工作,另外还承担了许多同事不愿意做的事情,她已经疲惫到休息日也能被生物钟炸醒。心脏就像在一趟趟地乘坐迟到/不迟到过山车。 后来,被她连同整个家一起丢在东京的男友找过来,撂下一句 就转身离开。她又觉得自己的生活被践踏了。 母亲的追命连环电话响起,一句“你有在踏踏实实地做人吗?”就能瞬间撕破她的笑脸。

  实际上不过是在大城市中混不下去的人,灰溜溜地跑回乡下罢了。说到底,无论是逃离东京、逃离北上广,无论一个人跑到哪里,他都无法逃开空气,也躲不开窒息的场景。 一旦人能看见空气,他便“不免为某人到处浪的照片而不甘心得胃里天翻地覆,不免为某人不知指向的负面言论而紧张得全身僵硬”。 “践踏”进凪生活的男友和妈妈不也是如此吗?

  男友崇尚“氛围是自己创造的”,却最会见人说人话,用自己的逻辑、幽默、套路,出动出击,一点嘴皮子功夫就能把别人哄得天花乱坠。他汲取着人群中的大部分氧气,也把自己变成了像氧气那样不可或缺的人。妈妈从小就对小凪有严格的要求,一面在她羡慕别人家的好时,教育“别人家是别人家,我们家是我们家”,另一面不也怂恿她将自己的爆炸头变成更大众的长直发。不同的氛围里,妈妈明显是双标了。 剧中的其他人物呢? 男二像是渣男,女友众多,看似散漫不羁,不像是在意别人脸色的角色。但他也是真心赞美所有人,把美好和爱给所有人,像“空气净化器”一般的存在。

  邻居家的小孩,从小就学会和同学“攀比”,谎称自己也住在高级公寓、自己家也有可爱的狗狗。同学们喜欢的潮流事,自己也假装喜欢。 他们生活在远离繁忙市区的破房子里,这里的空气也不全是田园牧歌。

  小妙招能解决生活大问题?和许许多多日式清新的影视剧类似,《凪的新生活》也在女主人公新搬进的两层建筑中营造出一班“loser”的乌托邦来。 天天捡破烂,看起来像在垃圾堆里孤独终老的二楼奶奶,实际上是用自己抠搜下来的钱,把家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的放映厅。

  别人怜悯赠予她的食物,就成了看电影时的可口零嘴。窗帘一拉,昏暗狭小的空间中就有了《罗马假日》。

  二层楼里还住着早出晚归的单亲母亲,“夜夜笙歌”的Party People,这些属于社会底层5%的人,抱团在一起,看片、抽王八、炖土豆、炸年糕,倒是把生活过得比写字楼里的精英们要温暖许多。女主本来就极有天赋把“穷酸日子”过得幸福。在大城市打着一份普通工的她,会在家里种一盆砖块大小的豆苗,每天拣几根下来,就是一道纯天然无添加的新鲜蔬菜了。 每一个电器的插头,都套上一次性的面包夹标签,用哪台开哪台,节约的一点点电费,可以逐渐堆积成存折里越来越大的数字。

  回家收到水电费清单,才意识到自己唯一的生存意义竟然是节约。/《凪的新生活》搬到郊区后,女主的节俭品质被愈发地放大。破风扇上漆,就成了房间里盛开的向日葵。

  砍竹子做流水面,把充满空气的塑料袋当成毽子,和男二来一次500日元(34元人民币左右)的罐头烧烤约会,或者是在洗衣房里喝着廉价咖啡,任凭时间流逝,思绪飘到南国慢镜。

  这生活,有趣,同时花销友好。比起别人的脸色,我们生活更多地是在向钱妥协。成年人都只能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抱着存折哭泣——“只要活着,钱就是会不断减少啊”。

  编剧只能借小孩之口喊出:为什么只有我们家没有买游戏机给我?为什么我每天吃的零食只有难以下咽的饼干?为什么我家连每天对我说路上小心,欢迎回家的妈妈都没有? 女主赶紧安慰,“我们可以先利用眼下拥有的东西,想办法获得快乐。”解决方式呢?又回到了红绳做发夹、饼干泡了牛奶更好吃的生活小妙招中。

  日本人似乎特别擅长各种脑洞大开的生活小妙招,他们研究怎么收纳、怎么叠衣服、怎么把大米水果种出更好的味道,用一些细致的不同之处当作自己生活的彩蛋。发现彩蛋的时候,谁不开心呢?但一部漫长的影片,一段完整的生活,它们的最终呈现都与彩蛋无关。所以我们看到日剧《昨日的美食》中做了那么多道好吃的饭菜,其实是在讲日本同性恋人的老无所依;日影《小森林》都在村里住了春夏秋冬了,还在不停提起城市、矛盾;《孤独的美食家》吃完饭了,还得变回孤独的上班族;《深夜食堂》有多治愈,剧中人物及现实就有多虐

  在那些静得只能听见呼吸的日子里,你才能明白孤独即生活。/《小森林 夏秋篇》治愈滤镜之下,更真实的日本或者还在NHK的纪录片里:《老后破产》《女性贫困》《无缘社会》《穷忙族》

  第二集中,男友也加入到破公寓里一起抽王八。他一边抽,还一边不忘给女主脸色,施加精神压迫: “一个集体中,大家都会下意识地找到最好欺负,容易支配的人,将烫手的山芋集中到那里。但其实抽到王八的人,也可能是自愿抽王八的吧?他们被欺负、忍耐、无法拒绝别人,但其实自己也陶醉于温柔老好人的形象吧?”

  人都是有瘾的。我们普通人,戒个烟戒个酒,就难受得吃不好睡不着;告别一段恋爱关系,不免要流个几天几夜的眼泪。那向过去的自己告别呢?不得是抽筋剥皮的痛了? 重启生活太难了,我们无法嘲笑日本人总是拍电影是一套,自己生活又是一套。人们总说要做自己生活的导演,可试问哪几位导演能不断换风格的?

  女主角一朝冲动地扔掉所有家当,只带着一床被子、一辆自行车,在远离东京市中心,只有6叠的房间中开启新生活。后面就得用一整部电视剧的时间来为这场冲动买单,没有了收入,每天被热醒,在渣男诱惑间迷失自我 但那要溢出屏幕的幸福感,在告诉观众她对做回自己并没有后悔。

  “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幸福感,其实要比想象中,更加受到当时氛围和空气的影响。”片头女主所在的空气净化器公司是这样给诸位洗脑的。 而在辞职后,大岛凪学会的第一件事,就是“空气是用来呼吸的”,没有其他任何作用了。

  现代社会,科技还远没到替我们解决所有问题的程度,但人类的行动力早在各种概念与幻想的糖衣炮弹中被娇惯。即便是一个停滞的缓存进度条,就能让人迅速窒息。 而坐在电视屏幕前自怨自艾与新生活的差别,不过是像这样一次将想法付诸行动。 新生活不是裂变,而是蜕变,少不了脱胎换骨的勇劲和真枪实弹的战斗。但要 和全人类分享空气,还想要呼吸顺畅的你,最先该做的,就是动起来。 不信?你把裤腰带松一松试试。

标签 生活